彦梓。

主 叹封/织太/aph/凹凸世界/时之歌/刀剑乱舞
以及各种冷圈【
爬墙手脚麻利,cp杂,拒逆攻受

【仏英】与玫瑰的晨间时光

##原定520贺文,不知道为什么拖到了现在【因为懒
##一包跳跳糖【?

“警告你,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好笑地向他的小精灵看去,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好事。特指能让粗眉毛拧成一团的那种。

“如果你再把喝剩的红酒底子倒进我的花盆里,我就要在你所有的红酒里掺上肥料——就用上个月你给我撒在地里的那包,如果你闻过那种刺鼻的气味,相信你会愿意试试它的。”纤细的小精灵坐在红玫瑰花瓣上,显得格外娇小可爱——不过依然不能忽略他紧皱的眉毛,这显示小家伙此时心情并不愉快。

“我很抱歉,但你难道不想试试奥比良的淑女酒吗?哥哥可是本着为你好才这么做的——包括那包肥料,据说富含营养物质。”

“少来,别给你的卑劣行径找借口,我压根不想听你胡编乱造,你连中国人批发的廉价红酒都买不起。”

“那是因为要给我的小少爷买儿童节礼物才做出的牺牲,他需要一款名牌遮瑕膏来遮一遮他吓人的眉毛……天啊说实在的,小亚瑟你还是别皱眉的好,它们看上去快要打结了——怎么会有眉毛这么粗的妖精呢。”语毕,弗朗西斯还嘟囔了一句,音量不小,故意让亚瑟听见。

“眉毛是绅士的象征!”小花妖挺起胸脯,气哼哼地反驳,“你该为自己花园中能有我这样的绅士而感到荣幸至极。你以为所有血统高贵的花精灵都能看上你……我是说,你的花园吗?”

很明显不能。弗朗西斯笑笑,他从来没有见到过亚瑟口中的朋友甚至他的同类,因此亚瑟的出现无疑带来了巨大的惊喜——在五岁之后弗朗西斯就再也不相信花园里会有什么花仙子了。

“好吧,”他只好从花瓣上捞起他的精灵,亲亲小家伙的指尖道:“我很荣幸,绅士先生。那么至少愿意来一块松饼吗?”

“如果你真的这样认为,”亚瑟真的很容易脸红,“你就不该亲我的手指尖,对你那些一夜情的甜心做这个吧,滥情的——”

“罗维诺教你这些的?我相信你只是不明白它们的含义,宝贝。现在快请进吧,如果你愿意与我共进早餐的话。”弗朗西斯并没有感到不悦,实际上这类话从可爱的小东西口中吐出来显得有些可笑。

弗朗西斯将一块浇了枫糖浆的松饼用小叉子插起来,递给坐在糖罐上的小人。他理所当然地接过,却险些被金属的重量压得摔下来,及时扇了扇透明的小翅膀才勉强安全着地。

“太甜了。”入口后甜香弥漫开来,亚瑟幸福地眯起祖母绿的眸子,下一秒才想起来不能给这家伙好脸色看以免他得意忘形。

“Oui,我想也许你会想要一杯红茶,不是吗?”

“现在开始烧水?我可没有……”

“——所以我已经泡好一壶了,方糖,蜂蜜或牛奶,需要帮你加好吗我的小甜点?”弗朗西斯揭开桌边不起眼的白色纱罩,端出一杯温热的红茶,丝丝袅袅的热气轻飘飘地回旋在空中,渐渐弥散进不可见的空气中。

亚瑟可谓是瞠目结舌地看着弗朗西斯端上他最爱的饮料,他又知道,小精灵叹口气,这个才认识不到三个月的家伙似乎把自己的喜好摸了个一清二楚,这多少带来些不知名的懊恼。

“……那好吧。”亚瑟盯着那杯没有一点茶渣的散发着丝丝香气的红茶,以确信暂时挑不出任何瑕疵。“我自己来,以免有混蛋把牛奶换成水兑白胶。”

“哦我向上帝起誓,那次真是安东尼的恶作剧!!哥哥才不会开那种没品的玩笑来糟蹋昂贵的茶叶。”弗朗西斯拎起金属奶壶,“千万别跟我说你闻不出这股浓厚的奶香,兽医院不会接受花精灵的。”

“没错连嗅觉障碍者都能闻出这股腻死人的奶味,”亚瑟作势捂住鼻子,“两岁之前你窝在妈妈怀里那会估计爱死这味道了。”

“算了,”弗朗西斯叹气,“几块方糖?看上去你对牛奶的警惕性不亚于蛋白过敏。”

“两块。”

于是弗朗西斯从玻璃罐里夹出两块方糖,丢进茶杯里。亚瑟满意地想坐回他的专用椅方糖罐,一不留神仰面栽进一堆雪白的方糖中间。

弗朗西斯捏着糖罐盖子愣了两秒,想笑,结果没憋住。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