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梓。

主 叹封/织太/aph/凹凸世界/时之歌/刀剑乱舞
以及各种冷圈【
爬墙手脚麻利,cp杂,拒逆攻受

【仏英】月下教堂

##恶魔仏x吸血鬼英 是糖【。
##似乎写不出心中仏英的感觉,但是写得很爽x
##纯捏造,可能会有bug 如果有小天使发现bug就跟我讲就行,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改【


有人躲在窗外。

弗朗西斯靠着教堂提供的木椅背,圣经摊开来安放在他的大腿上,自入夜便再也没有翻过页。他眼底噙着笑意,心想他的小客人又来拜访自己了。

严格来说窗外那家伙根本不算是人,但要说是吸血怪物未免太粗俗了些。这群嗜血的家伙在用餐巾拭去嘴角的血迹后——或许还要再打个心满意足的饱嗝——便骄傲地自称高贵的血族。

但亚瑟·柯克兰不一样。

说实话,他也做吸血鬼常干的杀人勾当,也会为了丰盛的一餐而四处奔波寻找猎物,可不知为什么,在神父弗朗西斯·波诺伏瓦的眼中,他柯克兰就是遍地苔藓中间一枝独秀的蔷薇,不完美全成了惹人喜爱的可爱之处——包括他过粗的眉毛。

今晚是第三夜。严重缺铁的吸血鬼肯定早就熬不下去了,自以为摸清了猎物的底细而即将有所行动。弗朗西斯激动地几乎要开始抖腿了,天知道他多么喜欢那只时常在教堂四周徘徊狩猎的小吸血鬼。

说起这教堂早已不再神圣,成为了鬼魂幽灵闲庭信步的花园。圣水早已干涸,圣母像早已开裂,只是愚昧人类的肉眼看不出罢了。

神父暗暗攥紧背阴处手中的银戒指,打算今天一定要给暗恋已久的吸血鬼戴上这制作精巧的小东西。不不不,他转念一想,这可不像自己浪漫的天性,果然还是先相处一段时间,把这倔强的小家伙撩到手再委婉告白……可是看到他柯克兰劲瘦的腰肢和裹在长裤下优美的线条,又认为先建立起肉体关系也是不错的选择。

不管怎么说,他要来了。弗朗西斯深呼吸以平复心情。

倒数。弗朗西斯在心中按下秒表。

三。窗外黑影身形微晃。

二。黑影悄悄张开翅膀。

一。彩绘玻璃忽地像水面一般震荡开来,一本绿色封皮的笔记本掉了出来。

这是诱饵?或者其中夹着画有法阵的纸张?弗朗西斯并不慌乱。他自恃身为恶魔法力甚高,且好奇心使然,上前几步便拾起了笔记。

无论怎样,翻开的一瞬间弗朗西斯即使心中带些戒备,此刻也早已无影无踪。这根本就是一本日记,而且有趣的是——

弗朗西斯身侧的那扇玻璃窗的一角突然蜿蜒出一道裂缝,紧接着整块窗面都化为了无数块细小的碎片,在空中悬浮的瞬间便将尖锐的那一端朝向弗朗西斯,明确统一地疾射过去。而被瞄准的目标早在第一道裂纹出现时便察觉了,此时只是微笑着向后退去,脚尖点着地面游刃有余地跃动,好像身处深夜巴黎灯光绚烂的舞厅。

-----------------------------------

暗处的吸血鬼烧红了耳根,本想通过穿墙术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教堂,谁知念动咒语时听见弗朗西斯一声轻轻的喘息*,手一抖便将手中平端着的笔记本掉进了法阵中……失策、实在是失策……!现在要是被他看到自己记在上面的观察日记的话……自以为出其不意的攻击也全部落空了,那家伙绝对不是人类,所以……对、现在会发生这种事都是他的错!日记也好计划失败也好全部都是他的错!啊啊真是烦死了赶快去死吧这个混蛋!

墙壁尖啸着崩塌剥落,教堂外观看上去安然无恙内部却分崩离析。下落的石块在半空中硬生生改变方向,齐齐砸向正津津有味翻着日记的弗朗西斯。

“诶呀,昨天哥哥我竟然没有刮干净胡茬吗?没想到竟然被暗中观察的小家伙发现了……”弗朗西斯愉悦地眯了眯双眼。再往后便全是空白纸页了,想必如果观察照常进行的话,这些空白都是会被填满的。

“既然这样,就不得不将自己的心意表达出来了。这可真是可爱的小聪明,虽然破坏能力很强这一点让人有些苦恼……”一对漆黑有力的肉翅在恶魔背后展开,“从明天开始就见不到淑女们来做礼拜了,稍微有点可惜呢。”

翅膀扇动带起一阵飓风,只一瞬便带动恶魔冲破了石墙,降落在目瞪口呆的吸血鬼面前。“来,小绅士,拿好你的笔记本,可别再掉了哦。”
弗朗西斯眨眨紫罗兰色的眸子,刚想说些什么来透露心意时,意料之外的拳头落在了腹部。

噗啊……力气好大……既然这样为什么一开始还要用魔法、直接冲进来肉搏的话哥哥还真没有必胜的自信呢……

“……哈哈,这样轻飘飘的拳头让哥哥我更加兴奋了呢。要在这里做吗?”弗朗西斯顺手握住亚瑟攥成拳的手,欺身上前,最后一句几乎是贴着他耳廓呢喃低语。

方才受到剧烈冲击的腹部还是隐隐作痛。

“谁要跟你这种只见了一面的白痴……”之前把你当作纯良无害的神职者我真是瞎了眼了,“再胡说就撕了你这混蛋的嘴。”亚瑟用力抽回手,刚想比个中指便发现了异样。

无名指上不知何时被带上了银戒指,在月光下鲜明得扎眼。

“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这玩意……”

“欸,但是小亚瑟喜欢我吧?每天晚上都在窗外偷窥……”

“是你假扮人类这么久产生幻觉了。”亚瑟有些心虚地握了握拳,却被戒指真实的触感刺激得只好伸展开指节。说起来这家伙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今天哥哥我刮干净胡子了吗?”
弗朗西斯借机又凑近了些,发丝暧昧地蹭过亚瑟紧抿的唇。

“你……!你看到了……!!”话说出口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这等于间接承认自己近乎变态的偷窥——虽然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成了无法反驳的事实。

脸颊上有一抹红不可抑制的蔓延开来。

“所以呢,嗯?要不要考虑和哥哥在一起试试?随时提供新鲜血液哦。”弗朗西斯撩开垂下的金发,露出洁白的脖颈,暗色的液体在皮肤表层下流动。

亚瑟感到自己的獠牙快要伸出来了。为了在有限的时间里捕捉到弗朗西斯夜晚的一举一动,他已经有挺长一段时间没有进食了。

“你是一名恶魔,不是吗?他们的血管里流的总是乌黑的玩意。”亚瑟无意识地做出吞咽的动作,喉结上下滚动。

弗朗西斯没有否认,而是选择将自己脆弱的部分作为见面礼送上。

“那就勉为其难……”亚瑟声音越来越小,他实在忍不住了。

就在獠牙摸索着刺入肌肤的前一秒,弗朗西斯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摩挲着亚瑟的后颈道:“你知道的吧,恶魔的血液有催情的作用。”

“嗯。”亚瑟含糊地敷衍了一声便迫不及待地咬开对方的颈动脉,也不知道听清没有。

————————————
*这里的喘息是指哥哥之前的深呼吸,是小亚瑟听错了xx(担心有小仙女看不明白我这个清奇的脑回路和飞速发展的谜之剧情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