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梓。

爬墙手脚麻利,cp杂,攻受不逆

【织太】咖喱、鲷鱼烧、波子汽水

##不管反正我不要织田作死掉【嚎哭
##红豆馅鲷鱼烧真的好吃
##今天也在使劲发糖x

好想吃鲷鱼烧。

从咖喱店里出来之后,看着渐渐亮起的路灯,太宰治不知怎么就产生了这样莫名其妙的想法。

咖喱浓烈的辣味与香气仍充斥着口腔,便开始怀念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味道。感到意外的同时,心中还隐隐有些小期待。上一次吃甜品是烤肉店附送的年糕小豆汤,距今多少也有几个月了。

“织田作,走到前面那个拐角就顺便去买鲷鱼烧吃吧?”

“好。”

“啊、我还要喝波子汽水!粉红色瓶子的那种!”

“嗯。”

“唔……但是蓝色的也很好喝……”

“我也想喝,实在纠结的话可以都买下来。…………到了。”

眼前是乱步常常光顾并给予盛赞的果子店,除了鲷鱼烧还卖羊羹、团子之类的点心。太宰捏着织田作给的一千日元开开心心地哼着歌排队,身后是默默挽住他胳膊的织田作之助。他盯着太宰,那张好看的脸在灯光的渲染下越发像个孩童。

期期艾艾地等着买甜甜的鲷鱼烧来吃的孩童。

织田作一晃神,忽的感觉太宰像这样明亮的眼神曾在什么地方见过。在居酒屋找到适合上吊的好房梁时,或是喊着“殉情殉情”在工作中途突然跳进河里时,似乎都称得上是兴高采烈,却少了一分幸福。

是什么时候呢……?

这样认真地想了一会,耳边忽然响起太宰略带疑惑的“织田作”:“啊啦怎么了织田作、在想什么呢?就算抹茶馅和红豆馅很难抉择也要稍微快点决定哦?毕竟马上就要到我们了,让美丽的小姐等候在一旁太久可不礼貌呢。顺便一说——我推荐红豆馅。”

“……那我就要抹茶馅的好了。”愣了一下,织田作便很快地回答道。其实并不是因为他多么喜欢抹茶,而是这样一来太宰就可以同时品尝到两种口味。

“诶——这样啊。”太宰将嘴角勾起一个了然的弧度,转身,“小姐,麻烦一下,两个鲷鱼烧,一个抹茶一个红豆。两瓶波子汽水。”

回武装侦探社的路上,织田作和太宰各自咬着鲷鱼烧,空出来的手紧紧地扣在一起。织田作已从方才的纠结中释然了。毕竟,那样闪闪发亮的表情一定是幸福的标志。而只要身畔的这个人感到幸福——

“喔喔喔弹珠真的被压进去了好厉害——啊真是遗憾呢我果然还是想要试着喝一次西瓜味的汽水——虽然说只是柠檬味就很好喝了。”

织田作望着喋喋不休的恋人,忍不住轻笑了一声,随即在他光洁的额上留下一吻。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