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梓。

爬墙手脚麻利,cp杂,攻受不逆

【太妹】相方醉酒后(上)

##私设如山,基本与原著没啥关系了【
##这里还是采用最广为人知的两个名字,至于“厩户”和“小野臣因高”……虽然正式但是既视感很弱,所以不采用了【【
##这是太子篇,还有个下篇,到时候就换妹子喝醉了【
##太妹的粮 真的少到吃不饱啊 爆哭


“不用了竹中同学。你知道我酒量不好。”

都是成年人,同学聚会喝上几杯与大家叙叙旧理所应当。但是从前身为班长,明明应该带头饮酒营造气氛的小野妹子却整晚滴酒未沾。

妹子酒量不算好,但也并非像太子那样一杯倒,好歹在三轮拼酒后仍能保持清醒。太子就不一样了,几杯下肚即醺醺然,且酒品极差,要不是妹子按着早就要跳上桌背诵他自满的学生时代灵魂之作《圣德太子谜语集》。

就是因为妹子负责开车把太子载回家去他才不敢放开来喝的——而且到家后还要给这个喝得烂醉的大龄儿童煮醒酒汤,最后给他塞进被窝里睡觉。

当时怎么就脑子一热答应同居了呢。妹子揉着太阳穴想,为了省房租换来个黏人的麻烦鬼,还把自己给搭上了,得不偿失啊。

“妹子妹子!!我作了新的俳句!你听……”太子兴冲冲地跑过来,手上还捏了只空啤酒罐。这家伙平时就三句不离妹子,喝醉了以后更是。眼见这家伙快要把自己的梦话都给透露出来了,妹子赶忙捂住太子还在不住说胡话的嘴。

“那个、你看,这家伙都醉成这样了,放任不管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们先走一步了哦?”

妹子费劲地将烂醉的太子塞进副驾驶座位,用力甩上车门后向大家道别。

“这两个人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没什么进展吗?”

“不不,这种亲密程度的话可能已经交往中了哦?”

“啊兔美酱的眼神犀利起来了!!真相到底是!!?”

妹子尽力不把入耳的谈论声放在心上,拉开车门钻进驾驶位,系好安全带又转向太子这边。

此时太子正睡着,双眼眯成一条细缝,显得懒洋洋得很是惬意。妹子松了口气,伸手帮太子系上安全带,然后麻利地启动车子。

按照以往的经验太子绝不会就此安静下来,到家以后肯定还有一场硬仗要打。这家伙喝醉了之后心思都不安分起来,平时因为顾及妹子的拳头而不敢做也不敢说的,这时一股脑全部都会给倒了出来。

妹子在后视镜里瞥了一眼熟睡的太子,不禁感叹这样平和安静的时候还真是不多啊。两个人的日常生活就是在打打闹闹互相吐槽中度过的,但倘若太子一旦认真起来,妹子很快就会败下阵来的——那双眼中沉淀着的碎星屑使他无法拒绝。

第一滴雨不知何时落在了车窗上,随即便是密密麻麻的一阵,街旁的灯红酒绿统统模糊在了车前。妹子缄默着打开雨刷器,一瞬间的破碎感抹成了一片清晰。

他自知不像太子那样对世间的一切都带着欣赏的目光,因此要他理解太子所谓的艺术实在是有些困难。妹子尽力去融入他的思想,可到头来竟发现这并不影响什么。

因为小野妹子本人早就在圣德太子的心里占有了最柔软的部分,那颗心的每一次震颤都让妹子第一个发现,接着便毫不犹豫且无意识地融进那火热,成为疗愈的最上良药。

红灯。

妹子倚在靠背上,盯着雨刷器之间红色数字的跳动。数字变换的速度比心跳略快些。他偏头去看一边的太子,冷不防嘴唇擦过了什么滚烫而柔软的——太子不知何时醒来凑近了妹子,似乎原本想偷偷亲吻却被对方的“主动”打断。

醉酒中的太子不存在思考,只是掐住妹子的下巴吻了上去。那相较来说冰凉的唇不带任何外来的味道,只是齿间含着些独属于小野妹子的自持。妹子惊讶地僵住了,舌头忘记了应和,被带着打转,舐进了些许甜味的酒精。

鼻腔内充斥着太子身上的酒味,浓厚的叫人喘不过气来。那是混杂着海藻的退潮时的海浪,温暖而暧昧,黏黏乎乎的挣不开。

这个吻实在持续了太久,久到妹子都感觉要被这股酒气拖拽着滑落到意识深处。安全带束缚不住他们紧紧相拥的手臂,像是徒劳的近乎崩断的理智。

后面车辆的喇叭不耐烦地响了好几声后,妹子才如梦初醒地想起来要推开太子。发软的手几乎握不住方向盘,努力定了定神车才缓缓行驶起来。

都怪白痴太子,妹子红着脸忿忿地想,而且这混蛋现在还在动手动脚地想缠上来,手甚至伸进了妹子扎得整整齐齐的衬衫下摆,引起一声惊喘。

“太子你有病吧这还开着车呢、”妹子空出一只手来用力锤了太子一下,“再怎么说也得先回家再……”

先回家再……?

妹子被自己的想法羞得满脸通红。回家之后要做什么?而且太子吧手伸到那种地方是、是想要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要怎样……

哈啊—————

妹子猛打方向盘,连超三辆车才勉强冷静下来。

好不容易开过最后一个路口,车堪堪停在公寓门口。妹子找了个车位停好,这才想起来关照太子的情况。副驾驶那位此时又陷入沉睡,发出低低的鼾声。

看来是睡得很香呢。那就好。

妹子松了一口气,收起那点连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微小期待。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