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梓。

主 叹封/织太/aph/凹凸世界/时之歌/刀剑乱舞
以及各种冷圈【
爬墙手脚麻利,cp杂,拒逆攻受

【远诺】刚好你我相爱

##设定已交往同居
##拒不接受官方4cm身高差
##男友力max的尽远,他真好啊xx


尤诺将陷在柔软的沙发中的大半个身子抽出来一些,窗外雨势还未见小,只好又窝进沙发里。咖啡的香气已经不如刚进来那会浓郁了,空气中充斥着雨水冲刷带来的潮湿泥土的气息以及某种不知名花粉的香气。

他深吸了口气,那花香在他的鼻腔内转了一圈又被呼出,毫无收获。一定是咖啡的苦甜麻木了感官,尤诺在混乱的脑海中试图推卸责任。他伸手拿起桌上的红茶,发觉茶水凉透便又放回瓷盘。

或许应该再要一杯的。尤诺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咖啡厅里的冷气吹得他头疼。他一边编辑短信一边套外套。

雨下大了,来街角那家咖啡厅接我。

想了想又补充上一句:

在门口等你。

几乎是尤诺按下发送键的瞬间,手机振动了两下。

好。

尤诺盯着灰白色的文字泡,不由自主地安下心来。他扫视一遍桌面和皮制沙发,确认没有东西落下,随即拎起笔记本电脑包向门口走去。

尽远没有让尤诺等太久,当那辆款式老旧的银灰色轿车在路边缓缓停下时,尤诺身上属于咖啡厅的冷气几近散尽,街上的闷热也尚未完全包裹他。尤诺没有带伞,他站在咖啡厅的屋檐下等尽远拿着那把他们在商场大减价时一起买的那把大伞来接他。

尽远果然下了车,手里拿着那把尤诺预料中的那把黑色的大伞。他关车门的动作真好看,尤诺胡乱地想着,他撑伞的动作也好看。

尽远简洁地亲了亲尤诺的脸颊,温度比平时高些。他皱起眉头,问尤诺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尤诺只是感到尽远拥着自己缓缓走向家里的车。他自己也说不上哪里不舒服,于是有些混乱地摇摇头又点点头——头部的摇晃使他有点反胃。

他们上了车。尽远发动汽车,顺便帮副驾驶的尤诺系上安全带。车里冷气对尤诺来说刚刚好,尽远却仍调高了温度。

车一路行驶,没有人说话。尽远将注意力分给了方向盘和手刹,尤诺则没什么精神地靠在椅背上。就在他快要昏昏沉沉地进入梦乡时,车停在了家门口。尽远侧头看了看合上双眼的尤诺,打算等他睡醒再下车。

但是尤诺在听到熄火声后便睁开眼,左手伸去解尽远的安全带。尽远于是毫不犹豫地下车撑开伞,打开副驾驶车门。尤诺望着那把偏向自己这边的伞,悄悄弯了弯嘴角。

不得不重申一遍,尽远到的真是很及时。雨声像是收到了信号,在二人进门的一瞬间嘈杂了不少。尤诺匆忙地脱下运动鞋,冲进阳台看自己新栽的茉莉。花盆已被细心地移进了室内,洁白的花瓣上无可避免地沾着几滴雨水。

尤诺见状松了口气,折回客厅给了尽远一个拥抱。尽远将刚脱下的湿了半边肩膀的外套放在一边,回抱住了怀里的恋人。

他们互相倾听着对方的心跳与渐渐同步的呼吸,良久,尤诺贴着尽远温暖的胸膛轻轻感叹:“明明只是块点不透的木头罢了……怎么变得这么体贴入微了?”

尽远抚了抚他的背,尤诺隔着胸腔清晰地听到他自心底发出的声音。

“因为我爱你。而且刚好你也爱我。”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