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梓。

爬墙手脚麻利,cp杂,攻受不逆

【叹封】光影间隙

##深夜脑洞产物

封不觉最终活下来了。

他将自己裹进棉被里,冷气开得轰轰作响。他在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摁开。

还剩一格电。

他盯着那格鲜红的电量,似乎透过屏幕看到了试管中不会凝固的血液。

实验前夕,他也是这样凝视着贴着FBJ37标签的试管,良久才仰首一口饮尽。含有剧毒的血液灼得喉咙一阵火烧火燎。

身体内部几乎全是硬邦邦的金属的改造人,竟然打算通过服毒来了结生命。这明摆着行不通的行为却凑效了——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封不觉靠在巨大玻璃皿的底座上,安心地合上双目。他感到仍为肉体的锁骨以上部分似乎溶得一塌糊涂,有些细碎零件失去支撑落在地上。

第二天代号F-BJ39的改造人将不会在坚硬的无菌操作台上醒来——他已在实验前失去了将要被替换为芯片的脑部,现在这副残破身躯唯一的去处是废品回收站。

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封不觉,仍然在晨光中恢复了意识。他动了动指尖,惊讶地意识到原本冰冷的躯体回了温。于是封不觉下意识扭头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狭窄的单人床上,床边的地板上横着一只睡袋,露出来的金毛脑袋昭示了睡袋中人的身份。

王叹之,封不觉的发小。

这样啊。封不觉恍然大悟,这家伙把自己身上的机械零件换下来了。非法的黑心医院里器官一抓一大把,上层随便拿不要钱的。

他从床上坐起来,身上没有任何不适,熟门熟路地走向洗手间。王叹之家里他闭着眼走都撞不到墙,别说现在视觉完好。

……不对。

封不觉心里一惊,快步走到洗手台前,对着镜子抬起头。

眼前镜中的自己与改造前完全无异,先前在毒药的作用下坏死的应该是整个头部,那脸是怎么做到一模一样的?他想到了什么,飞快撩起身上套着的白衬衫,检查身上的刀口。

全身上下都摸了一遍,没有。

他不敢相信,冲到门口看日历,7月11日,距离自己自杀当晚才过了一周。

一阵没来由的凉意使封不觉打了个寒颤。他摸向后颈,果然有个小小的突起。

速成克隆人的标志。突起是记忆芯片的一部分。

封不觉已经不是最开始那个封不觉了,但是思想与肉体都没有改变的他仍然是他。这大概是造化弄人,自己千方百计不惜付出生命也要逃避的芯片移植最终由自己最信任的挚友主刀。

“觉哥?!”

睡得迷迷糊糊的王叹之爬起来一看床上的封不觉不见了,赶忙查看手腕上的终端定位,确定封不觉就近在咫尺。

小叹的声音。

王叹之的声音。

听到发小熟悉的呼唤,想到就连这呼唤都是经过处理的,封不觉突然翘起了唇角。实际上这有什么大不了吗?必然的事终究要发生,最信任的人来下手反而要更令人放心一些……。

【信息接收中】

【信息接收中】

“诶,这儿呢。你搞来的这副身体还不错,比原来那些金属架子好多了。”封不觉一副没事人的模样,瞪着死鱼眼捏捏自己的脸颊。

【信息接收完毕】

【正在删除原有人格】

“嘿嘿,觉哥你习惯就好。这个身体跟原来毫无区别,用起来会很顺手。”王叹之挠挠头,冲封不觉绽开一个无害的笑容。

【正在删除原有人格】

原来的身体?封不觉有些疑
【ERROR】【ERROR】

【错误修正完毕】

“学医的就是方便,顺手就能造个克隆人。”

“不不不,这是我拜托一个朋友做的,那可是专家。我的新腿就是……”

【原有人格删除完毕】

【正在植入程式】

王叹之笑着挽起睡裤,露出一截靠齿轮运转的金属小腿。

评论(14)

热度(42)